我不是你hire進來的,
從一開始,
可能你不自覺,
但我感覺你多少對我有排斥感...
即使這樣一直以來我仍是真的敬你為主管.
我更不願讓你在別的部門前丟臉.
你生氣失望到整個週末睡不好,
老實說幾年來我沒比你好過多少.
我天天都在提心吊膽哪一點又做不好不合你意...

感謝你浪費了一個早上與我談.
你講的我的錯誤及可能不當的工作態度我接受.
你說你覺得我對工作一點都不在乎,
對的錯的都能過且過就好,
我並不十分同意.
或許你不知道,
我很看重這份工作,
不僅僅是經濟問題.
這五年中我自己從中學到了很多.
即使你認定我不適合,
但我仍想堅持在我的崗位上.
我花心力去做事,
但結果卻不盡人意.
人都有錯,
對於錯誤一直以來我總是充滿gulity.
但我對勞健保等等問題,
這點我承認也負起責任.

首先,
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死肥婆在上星期五或之前上班時間或休息時間究竟跟你討論我什麼.
我不善與人爭論.
故你問我話我總是無法立刻回你...
你問我有什麼想法?
我在檢討自己並做出改變計劃之前,
我可以先坦白告訴今天與你對話後我的感覺...
你聽了一定火大,
或許你也有更多理由來堵我,
但是我的想法就是,
說難聽一點,
你不斷提起"轉換跑道"並不是件可怕的事...
你不願明說,
事實上是想逼我說出我自己引疚辭職吧?
省得再繼續彼此折磨,
先了解我的想法然後再往上呈報.
公司對我也沒有什麼責任對吧?
我一直明白你總是想要找人取代我,
趕我走的.
但是你放心,
我絕不會自己說出口的.
即使是老板同意你的說辭做出決定,
那恭喜你達到目標,
但我還是不會自己說要走的.
請付錢.
當然,
基於HR職責,
雖然我英文不好,
但有些我看到的points會在離開前好好跟老板討論的,
如果這間公司還有救的話…
相信明智的他心中也會留個底的.
不是我看不到,
是我不願去拆穿.
若老板願讓我留下,
那很抱歉了,
我只好繼續跟你耗下去.
但也不是我就繼續放給它爛,
扭轉你對我看法是我的目標.

至於不安跟我們今天討論的項目無關,
但我想說的是,
我本人對她沒偏見,
至少跟她工作幾個月我覺得還match,
是個比較能深談的人.
我對她工作能力更沒個人批判,
She isn't my business.
你當時很氣我的滿臉質疑,
但那並不是我個人意見的表現.
許多人對她的不滿,
你是瞎眼耳聾看不到聽不到嗎?
跟所謂職場倫理究竟有什麼關連性?
是因為她是你的人吧,
所以你容不得任何對她的批評.

我如果跟你角色對換,
我會怎麼處理?
我會先反省自己是否從未犯錯或督導不週,
或是任務交待不清以至於誤解.
若是自己問題,
當然改正做到好才敢去要求別人.
若是員工的粗心,
當然我會先痛罵及警告處罰,
但是我仍相信自己的team member並給予機會彌補.
我們的勞健團保勞退目前的解決方法,
之前有異的我在四月已經予以更正過,
現在亡羊補牢,
最基本的是這個月會以最正確的數字調整報出去.
以後應不至於有差,
除了眷屬或提早離職等問題.
你說處罰沒用,
我不管別人,
至少對自己來說會是個警惕.
我不想說空頭承諾,
但是未來幾個月我盡最大誠意認錯及努力去改善,
也會評論自己是否適合做這些數字reports.
如我告訴過你,
HR領域是我想走的路,
在公司目前我無法摸清楚我想走的方向.
但我不會輕易因為某幾個人對我的看法做法而放棄我的夢想,
我珍惜在這裏的機會.
畢竟,
我的強項包含了年輕, 學習力夠, EQ高, 對較多元事務的專業及願意傾聽而不是critisize的態度,
比起你們這些人,
我也有更多時間去成功的.

Anyway,
即使不歡而散,
我還是謝謝你數次告訴我我的盲點.
你願意跟我談就是還認為我還能救…

以上是我今天下來的想法.
我不想流於口舌之爭,
搞到對立更不是我的本意,
只是讓你了解我在想什麼.
期待某日會有你對著外界說我是你好幫手的一日.
我會虛心接受你的verbal/written notice.

By the way,
我有個一直沒問出口的疑問…
請問你真的是每天工作做不完而需要加班嗎?
你捫心自問認為是that’s fine.
但據我觀察並不是的…
明眼的人都看的到why.
或許的確有很多works我沒能力接你得自己做…
但我想效率也是另一個issue.

看完信後或許你會更討厭我,
在老板面前要如何提我更不用說了.
總之不論結果如何也不是我能控制…
一個沒進步的下屬,
是不是也意味著上司的無能或是領導力不夠?
或是一些個人問題…
這值得我們都去想想.

我不會被你擊倒的,
就算目前我對你無計可施...
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深深後悔你狗眼看人低的.

創作者介紹

My soul is flying away... But my body sticks here~

Thinkto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